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妙手生香 > 番外 暖阳日

番外 暖阳日(1/3)

目录

阳春三月,东堂子胡同的“时鲜”食肆,展旗飘扬,石头牌匾历久弥新,一看就不是便宜货。

往里走,食肆院子里的东南角,一棵葱茏茂盛的柿子树叶儿有百般的绿。

春风拂过,叶子发出“簌簌”的声音。

柿子树离食肆大堂的一个窗户很近,有些长得低矮的枝芽甚至羞羞答答地伸进了窗棂,拂在食客袖间。

现在这个,头靠在椅背上,双腿岔开,双臂张开搭在脑后的,勉强看得出个人的猴儿,就坐在这个窗户前。

“舅母,我也想跟着去北疆。”

那猴儿开了口,蹬了蹬桌子下的牛皮靴子,头一抬,露出一张小小巧巧的脸,这张脸上没有瑕疵,甚至那一双上挑狭长的眼睛让这张脸从漂亮变成了灵性。

这猴儿眨了眨灵气的眼睛,吸吸鼻子,“南部尾巴翘起来,咱们就得给它摁下去!嘎尔部当真是没意思,这十几年,咱大魏又是运粮草又是运军火,真是个付不起的阿斗!”

固安县主夹了一筷子酸辣腌黄瓜吃得嘎嘣脆,没抬眼睛,“要真扶起来了,咱也得重新换个阿斗扶了。”

猴儿,大名徐奉安,含钏与徐慨的长女,如今刚过及笄。

样貌呢,是爹娘的优点组成的,灵性特别的眼睛,小巧挺拔的鼻梁,鹅蛋脸,饱满光洁的额头,笑起来时一边嘴角有浅浅的梨涡,一边却唇线清晰轮廓分明,横看竖看上看下看,无论怎么看,光论样貌,她便可在京城贵女圈排入前三。

更何况,她的身份。

百安公主,封地在山东菏泽,刚满月时,由先帝亲封亲划的,便可足见之受宠。

漂亮的样貌、高贵的身份、上佳的品性。

如果一定要找出奉安不符合京城贵女标准的地方,大约就只有...

固安县主总算是抬头看了眼这个从小带大的小丫头。

嗯...

大约就只有这一身蜜色的皮肤了。

因长年累月在西山大营受训,这泼猴被晒得跟这浅褐色的四方桌都快融为一体了。

隔壁尚家那丫头,常年在福建吹海风,也不算白。

故而,这两丫头被亲切地称呼为“豆油西施”。

尚家丫头性子平和许多,对此没有反应。

眼前这个泼猴就很直接,谁敢当着她面叫她“豆油西施”,她就敢掀翻谁的秃毛;谁敢背地里叫她这名号,她就拿个小册子记着,总有一天“大仇得报”。

大仇得报,这四个字,是眼前这猴儿咬牙切齿说出来的狠话。

说来也怪,她爹她娘都是个人物。

就这死丫头,却像个憨乎乎的大瓜子。

大嫩瓜子接着固安县主的话茬往下说,“那还是别换阿斗了,逮着一个使劲儿薅也挺好的。”转头又绕回了自己的首要目的,“您什么时候出发呀?我听说镇守西北的几个京臣都预备述职回京了,您此行一去,怕还缺个鞍前马后、打更送饭的跑腿儿。”

大嫩瓜子拍拍胸脯,“我觉得我成!西山大营里没几个男的比我跑得快,也没几个射箭比我准!我甚至比芹哥儿都厉害!您就带着我吧!”

芹哥儿是曹醒和固安县主的长子。

固安县主笑着拍了拍椅背,探过身去,指了指大嫩瓜子,转头同站在柜台后戴着玳瑁眼镜对菜谱的小老头子笑道,“...白爷!这丫头非得要跟着去北疆!”

白爷爷一双眼睛从玳瑁眼镜后出现。

随之出现的,还有满头的抬头纹。

“不许去!”

白爷爷像护崽儿的老母鸡,碎碎念,“小姑娘家家的,去北疆作甚!小时候扶若大师给你算过命,命里缺金,三岁有大难,八岁有大劫,需日日经历血光与寒器,方可化解...你三岁的时候,正好生了场去命的大病,你娘这

本章未完,下一页继续

书页 目录
好书推荐: 仙生有望 最强法宝供应商 快穿之BE专家 我真的不认识漫天仙佛啊 苟道成仙壹 我的帝国战争游戏 暮光之龙的日常生活 孤女临门 我的主人太全能了 北冥有鲲南方有鱼
返回顶部